<dl id="7h5f5"><output id="7h5f5"></output></dl><output id="7h5f5"></output>
<dl id="7h5f5"><output id="7h5f5"><font id="7h5f5"></font></output></dl>
<dl id="7h5f5"><delect id="7h5f5"></delect></dl>
<dl id="7h5f5"><delect id="7h5f5"></delect></dl>
<output id="7h5f5"></output><dl id="7h5f5"><delect id="7h5f5"><meter id="7h5f5"></meter></delect></dl>
<dl id="7h5f5"></dl><output id="7h5f5"></output><dl id="7h5f5"><delect id="7h5f5"><font id="7h5f5"></font></delect></dl>
<video id="7h5f5"></video>
<dl id="7h5f5"><delect id="7h5f5"><meter id="7h5f5"></meter></delect></dl>
<dl id="7h5f5"></dl>
<video id="7h5f5"></video>
<video id="7h5f5"></video>
<dl id="7h5f5"></dl>
<output id="7h5f5"></output>
<output id="7h5f5"></output><dl id="7h5f5"></dl>
<video id="7h5f5"><output id="7h5f5"><delect id="7h5f5"></delect></output></video>
基于古代文獻對亞健康狀態中醫認識觀的探討

朱方石、王小寧

(江蘇省中醫藥研究院,江蘇南京210028)

 

   【摘  要】本文通過古代文獻的研讀和分析,就中醫對亞健康狀態的認識觀進行了討論,認為古代文獻中“未病”之論載奠定了亞健康狀態的中醫理論基礎,而中醫致病的“三因學說”符合亞健康狀態之形成,“治未病”思想則成為中醫干預亞健康的重要治則,“治未亂”方法是亞健康“防變”的保健舉措。中醫對亞健康認識觀為當今亞健康中醫理論與方法的研究提供了基礎和依據。

   【關鍵詞】亞健康狀態;中醫認識觀;中醫基礎理論

 

“亞健康”由上世紀80年代中期前蘇聯醫學家N.Berkma首先提出,其研究認為,人體除健康狀態和疾病狀態之外還存在著一種非健康非患病的“第三狀態”即“亞健康狀態[1]。綜觀中醫古代典籍,并無“亞健康” 一詞之載述,然在仔細研讀古籍之時不難發現,眾多的歷史文獻中內涵與“亞健康”相關的認識觀和方法論,其記載頗為豐詳,為后世中醫學對亞健康狀態的成因、病機、中醫體質、證候分型、辨證干預及保健預防等方面的理論構建奠定了重要基礎。本文僅就中醫古代文獻與亞健康相關的認識觀和干預方法之有關論述,擇其要者試作探討。

1. “未病”之論載奠定了亞健康狀態的中醫理論基礎

   “未病”一詞最早出現在二前多年前《黃帝內經》中《素問·陰陽應象大論》,原文云:“是故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不治已亂治未亂,此之謂也”,其“未病”是與“已病”狀態相對而言,從現代醫學的發病觀來看,中醫論述的“未病”是已處于機體紊亂而尚未進入疾病的病理前趨狀態,正屬于病與非病之間的亞健康狀態,且西醫臨床無癥可依、無病可循,則無藥可應對而治之;但從傳統中醫來看,“未病”是“已病”的早期狀態,“未病”實際上已具備一定程度上的陰陽失衡、氣血失常、氣機升降紊亂、臟腑功能失調等中醫病理改變,雖屬亞健康狀態而未表現出現代醫學的疾病征候,但具備了中醫癥、征、證的病理特征,故而在中醫則有癥可循、有苔脈可識、有證可辨,因而有法可選,有藥可治?梢娭嗅t對類似亞健康狀態的“未病”的早期認識已有其基礎。唐·孫思邈《備急千斤要方》亦載,當人出現“五臟未虛,六腑為竭,未流傳經絡,血脈未亂,精神未散”的似病非病之時,應“夫欲病理,先察其源,候其病機”,且此時調治“服藥必活”,其意即在“未病”之時,當藥而治之,這一論述強調了處于類似“亞健康”狀態之際,已出現了中醫的病機變化,故可調而治之。唐·王燾《外臺秘要》又說,“凡人有少病苦,似不如平常,則需早道,若隱忍不療,冀望自差,須臾之間,以成痼疾”,其論述的“少苦”、“不如平常”即似臨床出現的亞健康輕度不適癥狀,但似乎未成“病態”,又未予重視,期望自行恢復,長期以往則易成疾,故應“需早道”即干預調治。其思想觀點與當今亞健康的發展病變觀十分吻合。上述對“未病”狀態的認識觀,為后世亞健康中醫理論的構建和形成奠定了重要基礎,觀之當今中醫對亞健康的理論及臨床研究,無不是以其“未病”認識觀為其理論依據[2-5]。

2.  “三因學說”符合亞健康狀態之形成

宋·陳言“三因學說”的形成是在《黃帝內經》、《傷寒論》和《金匱要略》

* 國家“十一五”科技支撐計劃“辨體施膳對亞健康疲勞狀態的干預研究”(2006BAI13B04)

等前人醫學典籍的基礎上而建立的,至宋代其理論已漸趨成熟。中醫的外感六淫、飲食情志內傷和不內外因的病因學說成為解釋、分析和判斷疾病不可缺少的重要辨證方法。在針對有類“亞健康”狀態的“未病”干預治療過程中,同樣體現了“三因學說”致“未病”說。如《素問·至真要大論》說:“必伏其所主,而先其所因”,《素問·評熱病論》也說:“邪之所湊,其氣必虛”,我們可解釋為,即便“未病”狀態,但因其有中醫病機之變化,則必有其因,或外感,或內傷,或不內外因,或內生五邪,“邪入”則可致五臟之虛。漢·張仲景《金匱要略》中載,“若人能養慎,不令邪風干忤經絡,適中經絡,未流傳臟腑,即醫治”,亦說明“邪風干忤,適中經絡”是在人不能“養慎”的情況下,導致了“未流傳臟腑”之“未病”狀態,此時即可予“治未病”。新近,有人研究認為,亞健康的易感因素主要是外感和內傷兩種[6],但亦有學者對當今亞健康的成因研究歸納為①先天不足、后天過用;②情志內傷、肝失疏泄;③飲食不節、損傷脾胃;④氣虛、氣郁?傊,離不開中醫傳統的“三因學說”。從現代醫學對亞健康形成的角度來看,一般認為與①不良生活與行為方式、②社會心理因素的干擾、③其他如物價上漲,住房緊張,交通擁擠、噪音和廢氣、垃圾污染等公害對人體的經常性精神刺激等因素相關[7-8],而這些現代誘發因素幾乎皆可為中醫的“三因學說”而囊括,因此,我們認為,亞健康狀態之形成與中醫“三因學說”中某些因素的偏頗休戚相關,其亞健康成因的認識觀為后世中醫干預亞健康狀態制定祛外邪、調情志、養五臟等“虛補實瀉”的大法奠定了重要基礎。

3. “治未病”思想是中醫干預亞健康的重要治則

《黃帝內經》中“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之論載,至今一直指導著中醫預防醫學之理論方法,其“治未病”之思想,意在通過養生、飲食藥物、運動等方法,以“未病先防”而達到“防微杜漸”之目的,并控制亞健康發展或恢復到“常人” 的健康狀態。如漢·張仲景《金匱要略》中載,“四肢才覺重滯,即導引、吐納、針灸、膏摩,勿令九竅閉塞,更能無犯王法禽獸災傷,房室勿令竭乏;服食節其冷熱苦酸辛甘,不遺形體有衰,病則無由入其腠理”,其論述明確指出,當出現亞健康狀態表現之初,即予中醫之“治未病”方法,則有可控制不良狀態向疾病發展的“萌芽”,亦正如《素問·八正神明論》之“上工救其萌芽”之說,其“治未病”和“救其萌芽”可以說是對亞健康狀態干預的最早的認識[9]。明·朱丹溪《丹溪心法》中亦說,“與其救療于有疾之后,不若攝養于無病之先,……未病而先治所以明攝生之理,夫如是則思患而預防之者,何患之有哉?” ,其古代先賢對“治未病”的論述和認識,為當今中醫對亞健康狀態治則思想的構建奠定了理論基礎。新近,不少對亞健康干預研究均是以“未病”論述為亞健康表現狀態,以“治未病”思想為理論指導原則,從中醫治“治未病”角度,來探討亞健康的醫學干預方法及其對策[10-12],可見,治未病”思想已成為是中醫干預亞健康治則的重要基石。

4. “治未亂”方法是亞健康“防變”的保健措施

“治未亂”之載述首次出現在《素問·陰陽應象大論》,其“未亂”是感邪而未見病邪肆虐發展之意,“治未亂”則有控制“未病”狀態而“防微杜漸”和“即病防變”之意也,“治未亂”之論述與現代亞健康狀態的保健預防具有相同的理論意義!端貑·陰陽應象大論》曾云:“故邪風所至,疾如風雨,故善治者治皮毛,其次治療肌膚……”;元·羅天一《衛生寶鑒》也云:“生候長存,形色未病,未入腠理,針藥及時,脈浮調節,委以良醫,病無不愈者矣”;其“治皮毛”、“未入腠理,針藥及時”之論述,均是在“未亂”之時采用其治未亂”的方法,而方法涉及“導引、吐納、針灸、膏摩”和調攝情志及“谷肉果菜,食養盡之”(《素問·五常政大論》)的藥食五味等。故明·張介賓《類經·一卷》說:“故在圣人則常用意于未病未亂之先,所以災害不侵,生命可保”。前人的論述提示我們,“治未亂”則是針對亞健康“未病”狀態所采取的綜合性干預措施,以防止亞健康狀態發展進而導致疾病的發生。中醫“治未亂”的認識和方法論載述為后世全面開展亞健康的中醫藥干預提供了理論框架和基礎。新近,有人總結出中醫干預亞健康狀態的“治未亂”的眾多措施[12],有辨證分型論治,有運用專方調治,有運用中成藥、單味藥和藥膳干預,亦有非藥物療法的心理調節、運動療法、飲食療法、音樂療法、針灸推拿等,已顯示了中醫藥干預亞健康狀態“防變”的效果和優勢。

總之,僅管中醫古代醫籍中并無“亞健康”之載述,但散見于各種文獻中與其亞健康狀態相類的“未病”、“未亂”之載述及其“治未病”、“治未亂”的學術思想,為中醫對亞健康認識觀的形成奠定了重要基礎,同時為當今亞健康中醫理論與方法提供了理論依據,亦為亞健康狀的中醫干預實施方向提供了框架。2004年,中華中醫藥學會亞健康分會制定了《亞健康中醫臨床指南》,至此,中醫對亞健康的認識論已趨成熟。

參考文獻

1、 金明蘭,王偉杰. 中醫防治亞健康狀態的思路和方法. 中醫藥學刊.2006,24(7):1301-1302

2、喬蓉. 《黃帝內經》治未病思想及干預亞健康的養生策略探討. 河北中醫.2011,33(2):280-281

3、李亞珍,戴菲,楊霞. 中醫“治未病"理念預防亞健康. 吉林醫學.2009,30(24):3225

4、林嫫釗. 亞健康與中醫“治未病”. 廣東醫學.2012,33(1):8-9

5、郝峰. 中醫“治未病"理論與心理、膳食護理在亞健康人群中的作用研究. 中國社區醫師.'2012,14,(1):368-369

6、楊曉寰. 從中醫病因學探討亞健康狀態的易感因素及預防調適. 亞太傳統醫藥.2009,5(6):138-139

7、柯新橋,朱焱林,范鵬,等. 亞健康狀態的形成原因及中醫應對策略. 國際中醫中藥雜志.2007,29(6):336-337

8、王小寧,朱方石,施洪飛主編.亞健康疲勞狀態的對策——辨體施膳.江蘇科技出版社.2011年12月,第1版.P2-3頁

9、王小寧,朱方石. 辨體施膳對亞健康狀態改善作用的理論機制探討. 醫學與哲學.2009,30(8):57-58

10、馬利. 中醫治未病辨證論治亞健康. 現代中西醫結合雜志. 2010,19(24):3100-3101

11、楊俊麗,郭文海,李海濤,等. 發揮中醫“治未病"特色,調控亞健康. 中醫藥信息. 2012,29(4):10-12

12、趙暉,陳家旭,郭銘隆,等. 中醫藥干預亞健康狀態的現狀與展望. 中華中醫藥雜志.2008,23(8):720-722

<dl id="7h5f5"><output id="7h5f5"></output></dl><output id="7h5f5"></output>
<dl id="7h5f5"><output id="7h5f5"><font id="7h5f5"></font></output></dl>
<dl id="7h5f5"><delect id="7h5f5"></delect></dl>
<dl id="7h5f5"><delect id="7h5f5"></delect></dl>
<output id="7h5f5"></output><dl id="7h5f5"><delect id="7h5f5"><meter id="7h5f5"></meter></delect></dl>
<dl id="7h5f5"></dl><output id="7h5f5"></output><dl id="7h5f5"><delect id="7h5f5"><font id="7h5f5"></font></delect></dl>
<video id="7h5f5"></video>
<dl id="7h5f5"><delect id="7h5f5"><meter id="7h5f5"></meter></delect></dl>
<dl id="7h5f5"></dl>
<video id="7h5f5"></video>
<video id="7h5f5"></video>
<dl id="7h5f5"></dl>
<output id="7h5f5"></output>
<output id="7h5f5"></output><dl id="7h5f5"></dl>
<video id="7h5f5"><output id="7h5f5"><delect id="7h5f5"></delect></output></video>
肏大浪屄